天烛南

很想随处停车嗯,没错我得岁数是负数

【推荐】叶黄手书!好看真的

【全職高手手書///葉黃】イノコリ先生/留堂老師【描改】 UP主: cHANGpAI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439227

维克多的告白历史[千层误会]

本来想写短文的,不知不觉长了点。嗯,总之很快就可以看完,大家开心哈。

1

  “搞什么啊维克多,你是到了发情期吗?”尤里看着面前那个不停徘徊的老男人,冷笑。

  “尤里奥!怎么办?如果我跟勇利告白他不答应怎么办!”维克多把脸埋在手里,“那样我会哭出来的!”

  “你想太多了啦!白痴!”

2

  “勇利~”

  “嗯?”

  “勇~利~”

  “怎么了,维克多?”

  “我最喜欢勇利了!!”

  “啊……嗯,我,我知道了!”

  嗯???回复呢?

3

  “告白的话要严肃一点吧!你这家伙平时的态度完全让人感觉不到认真啊!”尤里奥嘴角抽搐。

  “这样吗?我知道了。”维克多语气深沉。

  总感觉好不安。

4

  “勇利。”

  “维,维克多?”干嘛这样阴沉沉地盯着我……嗯?难道我训练走神被发现了吗,不过维克多发现也不奇怪,为什么会这么生气?难道是认为我太没有天赋所以要放弃了吗?不行不行,维克多绝对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 勇利冷汗。

  “我仔细地考虑了很久……”

  嗯。嗯???

  “果然我还是觉得一直忍耐下去不太好……”

  没有想到维克多已经忍耐我这么久了吗……怎么办,眼泪要流出来了……

  “勇利,我……勇利?”维克多抬起头,面前空无一人。

  “维克多,刚才勇利哭着跑出去了,你们发生了什么吗?”优子担心地问。

  诶!????为什么?

5

  “所以你是又失败了吗。”真是没用的男人。尤里嫌弃地看着面前毫无生气的老男人。

  “我把勇利弄哭了,我把勇利弄哭了,我把勇利弄哭了……”维克多抱着马卡钦,眼角泛着泪花,哽咽道,“怎么办……勇利一定讨厌我了。”

  你他妈到底干了什么……

  “第一次的话……的确太粗暴了吧,你去道歉就好了啦。”尤里脸红了,磕磕巴巴地说,又有些恼羞成怒,“这种事情去找吉奥尔基啊!”

  “尤里奥?”维克多空白脸。

6

  晚饭的迷之沉默。

  “我吃好了。”勇利放下筷子,他不敢接触维克多的视线。

  维克多看着他,眼里有着失落,他迟疑了下,道。

  “勇利,我们去海边吧。”

  对面的人回过身,缓缓点了点头。

7

  “上一次和勇利来这里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吧……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……

  “勇利……”

  “维克多……”

  “你先说。”x2

  愣了一下,维克多不由得笑了起来。随即他看到面前的人脸上也浮现出同样的笑容。

  “对不起,维克多。”勇利深吸了一口气,低下头。

  “诶。”

  “我……如果维克多想要离开,我不会反对的,而且……”

  “等等!我为什么会离开,难道勇利你想要我离开吗?”维克多露出受伤的表情,没有抑制自己的感情,他紧紧抱住勇利,“我不会离开的,就算勇利讨厌我我也不会离开的,我最喜欢勇利了!”

  “维克多……”勇利有些茫然,听了维克多的话后,他紧紧抱住了这个高大的俄罗斯人,哽咽道,“我不想让维克多离开……我也最喜欢维克多了,很久以前开始,就一直……”

  “……”维克多微笑起来,感觉到心口的热意涌上眼睛,他低声道,“这次比赛结束……不,过几天,不,明天我们就去结婚好吗?我再也不想和勇利分开了。”

  “……”很长的沉默,长到维克多内心开始打鼓,终于,他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 “好。”

8

  “尤里奥,我又把勇利弄哭了怎么办,他很生气不让我进房间了!”

  “闭嘴秃子!”

【维勇】现在是冰场的练习时间……

很短很短的短文ok,喔对了,其实这个短文系列剧情是连接在一起的,虽然我没有标出,而且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时间顺序吧。

  在维克多的沟通下(其实并没什么用),雅科夫教练的许可也得到了,于是勇利被允许在这个大滑冰场练习。

  在很多人看来,维克多准备一边回归竞技,一边担任胜生勇利的教练的这个决定实在是异想天开。

  勇利也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影响到维克多,而唯一觉得很放心的大概只有维克多自己。

  他的自信总是十分充分的。

  “勇利,怎么样,很大的滑冰场吧。”维克多穿着黑色的紧身训练服,外套很随意地系在腰上,偏过头斜靠在冰场边缘的白墙上,白色柔软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,他的蓝色眼眸在阴影下更加深邃,仿佛没有听到周围不断响起的快门声,他缓缓转过身,露出迷人的微笑“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  没有回答。

  维克多微笑。

  “……勇利?”

  另一边。

  “为什么我非要和你在一个冰场练习不可啊!”

  “啊,尤里奥也在啊……”勇利眨了下眼,有些惊喜地看到那个金色头发的身影。

  说的也是,尤里奥和维克多一样,都师从雅科夫教练,在这里见到他也是当然的。

  “……哼,算了。虽然和肥猪在同一个冰场练习让我有些不爽,不过既然雅科夫同意了我也不会说什么。”尤里甩了甩因为滑冰而有些散乱的头发,右手撑着腰,挑衅地扬起下巴,语气无可置疑地凶狠,“不管你在这里做什么,下次的比赛我照样会让你输得很难看,洗干净脖子,给我好好等着吧。”

  “……”虽然脾气暴躁这一点还是一如既往。

  紧接着尤里有些别扭地摸了摸脖子,紧接着转回视线,语气迟疑。

  “……听说你搬进了维克多家?”

  “嗯……维克多说这样比较方便。怎么了?”

  尤里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仿佛他是个不可理喻的白痴。

  “……真是个蠢货。”他低声嘟囔道,抬头瞪了勇利一眼,“你自己注意一点吧!”

  说完他就迈开冰鞋,快速地滑走了,留下满脸疑惑的勇利。

  诶,什么?为什么?

  “勇利~”背后被很突然靠近,温热的手臂还住了勇利的肩膀,维克多凑近勇利的耳朵,“你刚才在和尤里奥说什么?”

  “维,维克多?!”

  “嗯?”维克多眨眨眼。

  “等下……放开我啦,大家都在看着,不要随随便便就抱上来啊。”勇利深吸了一口气,用力掰开维克多的手。

  维克多茫然,顺着勇利的意松开手,皱眉认真思考了下勇利的说法。

  “嗯……果然不是比赛就不行吗?”

  什么不行?不行什么?

  “不过的确尤里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。难道因为我们没有认真训练吗?”

  不,虽然没有理由,我觉得他应该不是在生气这个。

【维勇】一起睡的后果…

很短很短的短文ok。

  啊,早上?嗯,几点了?……天还没亮……眼镜眼镜……?

  “……”

  微微睁开眼睛,勇利茫然地回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。陌生的热度从身后传来,不用说都知道是来自哪里,他和维克多靠得很近,几乎要挨在一起,勇利摸了摸后颈,那里能感受到维克多呼出的气息。

  中间睡着的马卡钦不见了,勇利抬头眯着眼看了看,发现窗台上的那个带着些忧伤晃动着尾巴的毛绒绒的身影。

  不会是被挤下去的吧?

  ……

  话说要现在起来吗?起来的话会惊动维克多吧,所以还是再等一下?

  ……说起来,和维克多睡在一个床上,还是中国大赛,自己紧张到不能入睡时,还是被强行扔到床上的那个时候吧,那个时候自己真是很糟糕,现在想起来,维克多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为我着想吧,意外的很笨拙无经验呢。

  虽然说是睡觉,结果衣服也被脱光了,就这么压着我睡着了,闹钟也没有设,最后我紧张地估算了一下午的时间,还是没有睡意,结果令人惊讶的是傍晚维克多却很准时的自己醒来了。

  现在想起来,似乎也没有过去多久,稍微回想,当时的情景就会生动地在脑海里出现……

  已经有九个月了啊,从乌托邦的邂逅开始……

  恍惚中的勇利无意识地翻过身,看到面前熟悉却总是让他感受到惊艳的面容,极其近的距离,对方的呼吸几乎可以触碰到勇利的嘴唇。勇利瞪大眼睛,猛地回过神来,被刺中一样刷的支起身子。

  维克多呢喃了一个词,勇利听出来是“马卡钦”,他犹豫地看了一眼阳台,考虑要不要喊马卡钦过来。维克多的手无意识地四处摸索,摸到勇利的腰,又摸到了勇利的大腿……

  “……维,维克多?”等等那个位置是……

  “……嗯……勇利?”维克多茫然地微微抬起头,字语含糊不清,他自觉地揽住勇利的腰,用力把他拖了下来,“一起睡……”

  “已经早上了啊,起来啦维克多!不是要练习吗,快点放开我……啊,不,等等不要把手伸进来啊!!!”

  早餐

  “勇利~勇利~怎么了?不喜欢俄罗斯口味的早餐吗?这家店的好评很高哦!”

  “啊,嗯……有点,没有食欲。”

 

 

 

【维勇】嗯,纠结之后勇利终于同意和维克多住在一个房间了……然后他们遇到一个了问题

还是很短很短很短的短文,不知道有没有后续,看心情。

  “事先说好……维克多。”勇利深吸了一口气,“裸睡是一定禁止的。”

  “诶?为什么!!!”维克多惨呼,为难地皱眉看着勇利,“不裸睡我会睡不着的……”

  “而且我还是有穿内裤的……”

  “但是不会觉得很难为情吗……”勇利摸了摸脖子,偏过头去,视线飘忽地一来一去,“万一不小心碰到了……”

  “难为情?为什么?勇利也一起裸睡不就好了。”维克多天真的微笑着,发出的疑问刺穿了勇利的神经。

  “这是重点?!!……不,这个结论得出来本来就很有问题吧!”

  “啊,对啦,马卡钦可以和我们一起睡呢,今天可以让你抱着它喔!”维克多献宝似的把马卡钦举起来放在勇利面前,“只有今天哟!”

  “谢谢……诶不,等等……”

  我的发言……完全被忽视了吗?

  叹了一口气,勇利有些无奈地看着维克多,露出一丝妥协的微笑。

  真是维克多的风格呢。

  “勇~利~”

  维克多突然身子微倾,凑近了勇利的耳畔。这么近的距离让勇利有种想退后的冲动,他压下这种冲动,感觉到自己脸上又开始上升的温度。

  “明明24岁了还是像未成年一样天真,我就是喜欢勇利的这一点哟!”维克多抱着勇利的脖子,喜爱地轻轻蹭了蹭。

  感觉到身下的人有一丝僵硬,维克多疑惑地松开手臂。

  “怎么了,勇利?”

  “不,什么都没有,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去睡沙发比较好。”

  “……WHY!”
 

【维勇】勇利借住在维克多家时……

很短很短很短的短文!!!不知道有没有后续,看心情

  “欢迎来到我家,勇利~”

  维克多穿着松松垮垮的棕褐色虎纹睡衣,斜靠在玄关的墙壁墙壁上,微笑着向站在门外的勇利招了招手。马卡钦从他的脚边冲过来,蹭着勇利的裤腿。

  柔和的灯光让维克多的面部留下阴影,但是更显柔和,维克多的脸微红,雪白的肌肤不经意的从衣领处露出,上面挂着水珠。

  这个人还真是无时不刻犯规似的散发着荷尔蒙。

  勇利怔忡了一瞬,“啊,嗯。谢谢,维克多,能够让我借住在这里……”

  他的话很快就被维克多打断了,银发男人露出可爱的笑容,手指轻点一下面前那个人的嘴唇,道。

  “不用在意,当初我可是很享受在乌托邦
的时光呢!”

  “所以这次,勇利也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,好吗?”
 
  “嗯。”感受到发热的耳廓,勇利点头。

  这就是维克多的家啊,这么大的房子他一个人住吗……等等,也就是说,只有我们两个人住在这里……?

  “维克多,我的房间在……”

  “二楼走道里第二个房间。”

  勇利提着行李箱往上走。

  维克托半跪在地板上,抓起贵宾犬的前爪,语气亲昵,“马卡钦,勇利来我们家住了喔,开心吗?”

  “汪汪!”

  “我就知道马卡钦你很开心,我也很开心喔!”

  “汪!”

  “维克多,维克多?”楼上传来勇利不确定的声音。

  “怎么了,勇利?”维克多抬起头,勇利站在走廊上,低头看着他,表情有些困惑。

  “……这个……不是你的房间吗?”

  “嗯!我的哟。”维克多快乐地回答道,附赠一个迷人的微笑,“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睡吧!勇利!”

  “为什么?其他的房间呢?”勇利表现得有些混乱,他尴尬地脸红,又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 “一楼只有衣帽间和马卡钦的房间,二楼的那个客房被我当做储藏室用了。”

  为什么马卡钦有房间,我却没有啊……

  “诶?那二楼走道尽头的那个呢?”

  “啊,那个不能住人。”

  “为什么?”

  “因为被我的奖杯,证书放满了。”

  ……真是太有道理了。

  “勇利……一不愿意和我一起睡吗?”维克多压低了声音,带着点控诉的意味,“明明我们都订婚了……”

  “诶。等等,那个不是开玩笑吗……”勇利不由得想起决赛前他们的那次聚餐,维克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们订婚的事,他紧张地问道。

  维克多听后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 “不是玩笑哟。”
 
  勇利看着维克多,脸红了。

维勇 被骗了


  “勇利~”

  “嗯?怎么了,维克多。”

  “还记得吗?教练费用~”

  “诶!啊……嗯……”

  “难道勇利你……不愿意支付吗?”

  “不不不,绝对没有!”

  “我明明那么用心地培养你……”

  “都说了没有啦!”

  “那这个合同……”

  “我签!马上签!”

  “~♡”

  “……诶,等等,教练的合约有这么厚吗?”

  “啊,这其实是结婚契约啦!”

  “诶诶诶诶诶诶!!!!!”

时隔一年被国漫唤起cp之魂,再次拿起画笔。不过太久没画画了,家里勾线笔只能用0.5笔芯描,还外加五毛钱特效,等毕业了就可以用电脑上色了,真期待啊……

挺喜欢灵契的,里面的两个男主的互动真是有爱死了,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的结局。

【熙华】关于一切结束之后

自己的一点想象,悲情接受不了不要看。

  啊……又是一个秋天,过去多久了呢?

  蓝色长发的年轻男子侧躺在草地上,翻了个身,默默感受着愈来愈寒冷的秋风,他早已经习惯了。

  这无数个日月。

  不会变的容颜,消退的记忆,早已经面容模糊的那个最重要的人。

  唯一刻骨铭心的是,那一天,那个人紧紧握住自己的手,用那样让人无法拒绝的眼神看着他,请求他“活下去”的话语。

  真是的,怕我不遵从的话,其实命令就可以啦,我不是你的契灵吗?

  不是说有一个靠谱的上司一切不愁嘛,我可是有一个设定胜过一切韩剧男主的boss,天天吃你的喝你的,住别墅,看美女,有了你才经历了原来穷矮矬根本无法想象的这么多有趣的事情,这么好的福利,你说一句话,我肯定二话不说立马鞍前马后为你赴汤蹈火啦!

  虽然,你的最后一个请求,真的,真的……

  有点……困难啊。

  你死后,我去了很多地方,为了让自己能够继续长久的活下去,我学习了很多东西,连吸血鬼的生活方式都研究过了,无聊时也试着和女鬼谈恋爱,虽然都失败了,也许离开你之后,我又变成那个一无是处的家伙了吧。

  后来,我想起一件事,你说的活下去,是指,多久呢?

  已经有很久了,久到我连你的样子都无法清楚地描绘出了,恐怕很快第三个约定……我很快就无法遵守了。

  原来落月就说过,我的灵魂早就被别的力量影响到无法复原了。

  其实已经开始了记忆混乱了,很快,我就要忘记,我到底是谁了吧。

  如果没有人能够杀了我,就一直这样下去吗?

  连自己是什么人也不知道,茫然地,继续,活下去吗?

  活下去,原来是这么痛苦的事呢。

  说到底……为什么……你……

  要丢下我呢……

  “喂。”

  令人怀念的声音,在哪里……

  “你还在到处流浪吗?”

  红色的影子,红狐狸吗,说起来原来还放过他的学生一段时间。

  年轻男子撑起身子,转头看向这个很久不见的老熟人,“……寅哲,你怎么在这?”

  “啊?我一直都在这啊。”寅哲挑了挑眉,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杨敬华。

  原来那个一脸天真的男孩变了很多,如果不是那身熟悉的着装,寅哲恐怕自己以为会认错人了。

  他更成熟了,也更寂寞了。

  “已经五百年了,你还在遵守当时的约定吗?”

  “毕竟是他的请求啊,我怎么可能会不管呢。”杨敬华叹了口气,微微一笑,这么多年,他的气质越发温和,越来越像曾经那个人,但是他的眼底愈来愈模糊不清。

  寅哲原来很嫉妒他,他拥有一切自己渴求之物,但是现在,他却发现自己不再嫉妒他了。

  “他当初牺牲自己换取你无尽的寿命后给你下了咒,你无法用那把剑的力量自裁,也无法主动寻死,你只能等别人来杀了你。”寅哲淡淡地道,“但是你的力量太强大了,如今世上这方面的力量越来越衰竭,你求死,恐怕永远都不可能了。”

  “你只能永远这样在阴与阳的夹缝中生存,你,不恨他吗?”

  寅哲看向茫然望向他的自己曾经的学生,明明身材更加高大,但是越发显得瘦弱,他的心里不由涌出一丝不忍。

  永生的痛苦,他也明白,被自己最亲密的人舍弃的悲伤,他也经历过。

  但是和杨敬华不同的是,他的寿命马上就要到头了,他毕竟只是一只狐妖,总有死去的一天,而杨敬华是鬼魂,早就应该消逝之物。

  他死亡的路途早就被自己最信赖的人亲手斩断。

  他能做的,只有不停走下去,知道连自己都迷失在这漫长的时光之中。

  “狐狸,我不后悔,我知道,如果我的灵魂消逝,那么,落月就会让世界生灵涂炭,那是毁灭性的灾难。这件事虽然端木熙一直瞒着我到了最后,其实我早就从落月哪里听说了,他们的赌注,就是我。”

  杨敬华笑了一下,声音带着些无奈,“端木熙为了天下苍生,牺牲我一个人,很划算不是吗。所以,当他把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,我很生气,对他发了很大的火,但是,是他的请求,我知道,我没有办法拒绝,这是我的选择,我不后悔接受这样的安排。”

  “我只是很难受,是他对我说的那句话。哪怕是别人口中说出来的也好啊……但是,是他……”

  “不,我不恨他,我只是有些无法释怀罢了。”

  “你说的没错,狐狸,阳冥司的确不是好东西,不过……我知道的太晚了。”

  青年苦笑一声,眨了下眼,他的眼睛慢慢又快合上了,他清醒的时间一点点减少了,因为他的灵魂扭曲越来越严重了,他需要花很大的精力修复它。

  如果不修复,他就会忘记那个约定,忘记端木熙。

  那个,重要的人。

  “呐,端木熙,你后悔吗?让他背负这么沉重的东西。”寅哲抚摸了下再次睡去的灵魂的头发,低声道。

  “你们人类,总是会奇怪地忘记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 “明明很重要,却偏偏将他舍弃。”

  “也亏是这个笨蛋,连怨恨都不会。”

  “端木熙,你不后悔吗?”